研究显示 有患者14次核酸检测 最后粪便拭子呈阳性

(原标题:研究显示:有患者共进行14次核酸检测,最后粪便拭子呈阳性)
近日,重庆市一个医疗团队发布的一篇研究论文,探讨了化学发光法检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毒(SARS-CoV-2)IgM/IgG抗体…

(原标题:研究显示:有患者共进行14次核酸检测,最后粪便拭子呈阳性)

近日,重庆市一个医疗团队发布的一篇研究论文,探讨了化学发光法检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毒(SARS-CoV-2)IgM/IgG抗体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诊断中的价值。

这篇题为《SARS-CoV-2 IgM/IgG抗体检测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断中的价值》的论文收录于由重庆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管的《国际检验医学杂志》上,论文作者均来自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与重庆市长寿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论文称,目前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主要采用荧光定量PCR(RT-PCR)的方法进行核酸检测,实际工作中由于标本类型、采集方式间差异易导致核酸检测的阳性率降低;同时核酸检测的时间长,对实验室生物安全等级要求高,不便于各基层医院普遍开展。

针对以上情况,该研究对长寿区人民医院院收治的COVID-19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采用化学发光法进行IgM和IgG抗体检测,对其敏感度和特异度进行探讨。

该研究选取2020年1月至2020年2月就诊于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的COVID-19患者25例,作为COVID-19确诊组,选取同期疑似COVID-19患者17例,作为COVID-19疑似组。

论文显示,该研究的COVID-19确诊组中,1例患者前后共进行14次核酸检测,多次采集包括口咽拭子和鼻咽拭子均为阴性,最后粪便拭子检测阳性。此病例有湖北武汉疫区史,实验室检测淋巴细胞百分比和绝对计数均减低,CT双肺呈磨玻璃影改变,其妻子为确诊无症状感染者。

该研究中25例COVID-19确诊患者血浆中,有24例均同时检出新型冠状病毒IgM和IgG抗体,其临床敏感度为96%。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中的24例COVID-19确诊患者血浆标本均是采集患者感染中后期标本,其中1例病例为抗体检测阴性但核酸检测阳性,该例患者是在核酸阳性密切接触者筛查过程中发现的,其原因可能为患者处于感染初期,体内IgM和IgG抗体尚未产生。从比对的结果可以看出,COVID-19确诊患者IgM和IgG抗体检测在中后期,其检测阳性率很高,与核酸检测结果高度符合。

研究者认为,对核酸检测阴性而临床又高度怀疑为COVID-19可能为如下原因:(1)采集口咽拭子或鼻咽拭子标本时,未采集到含有病毒的细胞或被感染者的细胞中病毒未达到一定数量;(2)核酸检测试剂盒本身的局限;(3)COVID-19本身是一种自限性疾病,某些患者随着疾病的发现,病毒会逐渐被体内免疫系统清除,导致上呼吸道咽拭子和鼻咽拭子核酸检测阴性。因此,在感染发病7到10天后,血液中检测SARS-CoV-2 IgM和IgG抗体阳性将会是对核酸检测阴性者的补充,特别是对疑似COVID-19患者的辅助诊断和排除具有重要意义。

该论文最后总结道,本研究由于临床资源有限,随着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深入,检测技术和方法的成熟,诊断和治疗的提高,化学发光法检测SARS-CoV-2 IgM和IgG抗体技术将会更多的应用到COVID-19的诊断和筛查工作上,弥补和提高核酸检测在诊断COVID-19上的不足,特别是在疑似COVID-19的确诊和排除中发挥重要作用。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刚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已明确血清学检查对于新冠肺炎病毒检测的作用。

在前一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对于疑似病例确诊与排除仅需要病原学的证据(即核酸检测与病毒基因测序),但是第七版的诊疗方案增加了血清学证据,即如果疑似病例的血清学检查新冠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和IgG抗体阳性;血清新冠病毒特异IgG抗体由阴性转为阳性或者恢复期比急性期4倍以上升高便可确诊为新冠肺炎。

针对疑似病例的排除,也需要在连续两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采样时间至少间隔24小时)且发病7天后,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IgM和IgG仍为阴性才可排除疑似病例诊断。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俞昌宗_NBJ11145